山东日照五莲县于里镇岳庄村
本站网址:
鲁岳之星闪耀.cnlhzb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爱国情怀

在台潜伏最久地下党,被原住民收留改名,42年后回乡妻子仍在等他

发布时间:2021-10-13 08:08:24     阅读:54 举报

在台潜伏最久地下党,被原住民收留改名,42年后回乡妻子仍在等他

阿梅娱乐咖
关注
2021-10-05 00:29

于中国人而言,自古以来就遵从落叶归根的信条,无论身处何方,到最后终究都是要回家的,特别是人到晚年,这种感觉便愈发强烈。

——引言

1987年,两岸一改长期以来剑拔弩张的紧张局势,打破了长达38年的隔绝,两岸关系得以解冻。

同年10月,台湾当局出台政策,允许台湾居民返回大陆探亲。许多当年与家人离散跟随国民党南撤的同胞,如今终能得偿所愿回到故乡。一时间,许多白发苍苍的在台老人无不热泪盈眶,感激涕零,纷纷提交申请,都期盼着能早一点回到大陆见见那些阔别已久的家人老友。

仅仅半个月的时间,台湾地区就有好几十万人提交探亲申请。但台湾当局考虑到社会稳定在内的诸多因素,只分发了十万份申请表。可即便只有十万份,一经分发还是被索要一空。

在拿到申请表的台湾居民中,有一位名叫叶依奎的老人,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台湾高山族农民。在他提交申请时,工作人员见他年事已高,走起路来都是一副颤颤巍巍的样子,怕他承受不了坐船的颠簸,便好心劝说道:“先生,看你行动不太方便,坐船颠簸,可别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呀”。

叶依奎硬是挺直身体,缓声说道:“我在台湾几十年,唯一的心愿就是在死之前回大陆看看我的亲人,麻烦你们给我这个机会吧!”

见他言辞恳切的样子,工作人员便帮他填好了申请,他也得以抓住了这个回大陆探亲的机会。

终于等到了登船回乡的这一天,叶依奎精心地准备了一番,穿上了自己最得体的一身衣服踏上了回乡路。台湾与大陆之间相隔并不远,坐船也就几个小时,可叶依奎却仍感觉度日如年,恨不得立马就回到家乡。


广告战神归来,发现妻女背水泥谋生,战神怒了!一声令下,全城颤抖!


年轻时的谢汉光

一路颠簸回到大陆后,叶依奎不想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,下了船就坐上了回乡的火车。他的家乡在广东省丰顺县,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当初的丰顺县早已面目一新。但他仍能从高楼林立中探寻出当年的蛛丝马迹,凭着记忆找到了亲人所在的地方。

与亲人重逢,叶依奎内心久久无法平静,几位老人相对无言,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唯有紧紧相拥才能缓解这份兴奋的心情。好长一会儿过去,众人才缓过神来。

“这几十年你在那边过得好吗?你还要回台湾去吗?”叶依奎的兄弟问道。

姐姐看他沉默不语,接着说道:“现在大陆条件好了,政府也是为了人民的好政府,你去找找他们,说说你当年的贡献,相信他们不会置之不理的,应该会给你一个妥善的安置。”

可叶依奎老人仍旧沉默不语,他不是不想回答,而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。自己离开大陆几十年了,政府还会承认自己的功绩吗?想到这些,他完全没了底。

不过在亲人的劝告下,叶依奎还是决定留在家乡继续生活,并且当丰顺县人民政府得知叶依奎是回乡的台湾同胞后,每个月还给他发120元的生活补助。

后来,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。叶依奎回大陆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中央组织部,中组部随即委派了干部前去调查与老人有关的档案。1994年,中组部通电广东省委:恢复此人党籍,并以离休干部的水平给予优待。

叶依奎竟是共产党的干部?那么他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经历?这一切,还得从他年轻时候说起。




陈仲豪

其实,叶依奎并非他的本名,他的真名叫谢汉光。1919年出生于广东省丰顺县埔寨镇。所幸在那个年代,丰顺县没有遭受太多动乱之苦,在谢汉光19岁那年,他得以顺利考进广西大学农学院森林系。1942年毕业后,在广西从事着农林方面的工作,一度做到了柳州农场主任的位置。

而当时的中国正饱受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践踏,日军占领了大片国土,许多的爱国人士都撤向南方避难,许多遭受迫害的中共党员,纷纷选择到广西藏身。谢汉光是一个进步青年,思想先进。当大量的中共党员涌入广西,他深知共产党是一心救国的,所以他把农场改为了党员的安置点,接纳了许许多多的革命志士。

这其中一位叫陈仲豪的共产党员,对谢汉光的思想产生了重大影响,甚至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,改变了他之后的人生轨迹。


广告专家呼吁:胃病千万不乱投医,这样做,简单有效!


年轻时的陈仲豪

谢汉光比陈仲豪大4岁,1942年,谢汉光刚从广西大学毕业,陈仲豪就考了进去,并同样就读于农学院。在校期间,陈仲豪创办了进步刊物《芦笛社》,并以此抨击日本人的丑恶行径。后来被日本人通缉,经朋友介绍得知谢汉光在柳州接纳爱国人士,便一路辗转逃到了柳州。

因为同是校友的关系,又志趣相投,两人一见如故,迅速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友。

1944年,已穷途末路的日本人仍死不罢休,打算进一步向南挺进打开战争局面。同年4月,日本人发动豫湘桂会战,哪知道此时的国民党腐败至极,各自推脱,以至于日军节节挺进,于1944年11月占领了柳州,无奈之下,谢汉光等一众爱国志士只得逃往四川。

在流离途中,谢汉光很多时候连口吃的都没有,不得不放下尊严沿途要饭。也就是此时,谢汉光才算真正领会到了覆巢之下无完卵的真正含义。

到达四川后,经我党人员介绍,谢汉光在高县当了一名教师。安慰日子没过几天,高县就被日军攻占了,谢汉光又一路辗转到邛崃。好在一路上都有我党人士无时无刻的关照,谢汉光也算是在颠沛流离中寻得了一丝安稳,虽然此时的谢汉光并未入党,但在他心里,自己早已成了共产党的一份子了。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谢汉光也终于可以不再受流离之苦,他来到香港华南分局,经我党人士介绍,真正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




正是在香港的这段时间,26岁的谢汉光于1946年年初结了婚,几乎与此同时,他接到了组织的秘密任务:前往台湾秘密潜伏。

彼时的台湾农林业发达,组织注意到谢汉光的专长,在新婚后的第九天,他就被派往了台湾,以农林业技术员的身份,秘密从事潜伏工作。

因为是秘密行动,他没有告诉妻子自己将要去哪里,只是在临行前对妻子说了句:“没事,解放后我就会回来的,等我”

说完,便匆匆离了家,可谢汉光不知道的是,妻子的这一等,就是四十多年。

来到台湾后,在基隆中学校长钟浩东的引荐下,谢汉光在林业试验所莲花池分所任职,他在工作中积极进取,为我党后续来台人员打下了坚实根基。

随后,谢汉光的老朋友张伯哲、陈仲豪、梁铮卿等人也都相继被中共华南分局派至台湾,一同搭建起了台湾的地下党组织。

1948年,陈仲豪等人秘密发行《光明报》,一时间,共产党的进步思想传遍了整个台湾。

1949年年初,随着国民党三大战役的相继失利,为扫清后路障碍,国民党反动派开始大肆搜捕台湾岛内的共产党员。1949年6月,《光明报》刊登了《做好准备,迎接台湾解放》一文,文章报告了解放军解放大陆的消息,这样一来,国民党的失利传遍了台湾,台湾的大街小巷全是《光明报》的宣传标语。

很快,《光明报》的事就传到了蒋介石的耳朵里,他雷霆大发,责令当时的台湾省长陈诚在一个月内将《光明报》印发的所有相关人员抓捕归案。


广告下山前师傅告诫陈天阳:“勿近白虎”,这是何意?


几天的时间,高雄警备队就抓捕了4名宣传《光明报》思想的台湾大学生,在拷问下,他们供述了钟浩东等人。

在得到线索后,国民党特务立即前往钟浩东住所将他逮捕,并对他严刑拷问其余人员的下落,钟浩东铁骨铮铮,怎么也没有出卖战友。1950年10月14日,钟浩东英勇就义。

钟浩东被捕后没几天,国民党特务就接连逮捕了基隆中学的十几名地下党员,直接摧毁了基隆中学的地下党组织脉络。陈仲豪在谢汉光的帮助下,与大陆方面取得联系,经过乔装打扮得以逃回了大陆。

1950年初,中共台湾省工委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蔡孝乾被特务逮捕,紧接着忍受不了严刑拷打的他叛变了,将谢汉光、张伯哲等人悉数供出,张伯哲因此被捕遇害,几天后的3月29日,梁铮卿也随之被捕。




在台就义的地下党员

在得知两位战友相继被捕的消息后,谢汉光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,经过一番乔装打扮,躲过了国民党的搜捕。但同时他也上了国民党的通缉令,作为国民党眼中的未捕要犯,通缉令这样写道:“谢匪汉光,迄未获案,希各有关单位注意追查。”

后来,谢汉光来到了台东一个高山族的村寨里,因为他本身有文化,时常也会教村民们一些养木护林的方法,村民们都很想他留在村子里。

谢汉光想着国民党的追捕仍未结束,但待在村子又怕会连累村民,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,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,没有身份怕是会连累大家......”

即便是这样说,村民们见他孤身一人也于心不忍,便找来村长劝告他:“你没了身份不要紧,我们这里有一个叫叶依奎的人,已经失踪好久了,你可以顶替他的名字在这里住下。”

自此,来自大陆的共产党员谢汉光为躲避追捕,成了高山族寨子的原住民叶依奎。因为他学识高,勤劳肯干,村民们都很喜欢他。

再后来,随着台湾当局开发周边村落,政府人员来到村子里搜集身份信息,谢汉光怕身份暴露,每次政府来调查,他都悄悄躲到后山里,政府人员走了他才出来。不过淳朴的村民并未对他这样的行为产生怀疑,反而用叶依奎的信息帮他登了记,渐渐地,所有人都叫他叶依奎,再没人叫他谢汉光了。

就这样,谢汉光在这村子里一待就是几十年,虽说生活还算平静惬意,但他更希望能回到大陆,甚至做梦都想与家人妻子团聚。


广告年过50要“长寿”!不靠多睡觉和多走路,只需坚持“2件小事!


年轻时的钟浩东

终于,1987年两岸局势缓和,68岁的他得以回到大陆,也就有了文章开头的故事发生。

回到家乡的谢汉光,惊喜地发现当年的妻子如今还健在,只不过这一别43年,当初年轻的妻子已成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了。

两人一见面,都不由得怔在了原地,一阵沉默后,谢汉光试探着喊出妻子的名字,老太的眼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,一把抱住了谢汉光。

两人紧紧相拥,激动地说不出话来。这时谢汉光看见一个中年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,眉宇之间颇有自己的模样。他疑惑地看向妻子,妻子说道:“这是你的儿子,当年你离开的时候,我已经有了身孕......”看着妻子沧桑的面庞,他更觉得亏欠了家人。

后来在弥留之际,他仍无法释怀,愧疚地对妻子说道:“对不起,这次我又得走了,但我一定记得,这辈子我欠下的,下辈子一定还你。”

1996年,77岁的谢汉光因病离世,这位“在台湾潜伏时间最长的中共地下党员”的传奇一生,自此落下帷幕。

而对于谢汉光的一生,可以说是幸运的,但又是不幸的。幸运的是能在追捕中保全自己,最终叶落归根,与家人重逢。不幸的是孤身一人身居异地几十年,也忍受了思念之苦几十年。他所经历的苦难和大多数革命战士一样,不是笔者简简单单一篇文章就能描述的,可转念一想,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无畏无私的付出,笔者才得以在一片宁静祥和的国土上,将他们的故事悉数讲给你们听啊。